返回公司集团 婚庆策划影视传媒广告设计

服务热线:

当前页面:MG电子游戏 > MG电子游戏 >

策划编辑透露《鲍勃·迪伦诗歌集》出版始末

发布时间:2019-01-25   编辑:admin


  如何把一本厚达688页、重达2千克、宽达20厘米的英文原版书装进口袋本里?如何把口袋本装进一个充气薯片袋?为什么要把鲍勃·迪伦的书装进薯片袋里,薯片到底跟鲍勃·迪伦以及诗集有什么关系?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文版《鲍勃·迪伦诗歌集》,因采取了特别的薯片包装,迅速上了热搜榜,还成为国外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甚至惊动了远在美国的迪伦,请经纪人发邮件索要薯片装诗集。近日,《鲍勃·迪伦诗歌集》策划编辑王婷婷接受了媒体的群访,透露了《鲍勃·迪伦诗歌集》出版幕后有趣的故事。

  鲍勃·迪伦是这个时代里最著名的民谣与摇滚乐传奇人物。但对于中国大部分读者,大家对其仍比较陌生。

  广西师大出版社最早接触这个选题是在2016年7月。当时“飞地书局”的张尔把出版鲍勃·迪伦作品的选题摆在王婷婷和她的团体面前时,“我虽然不是摇滚乐迷,但也被迪伦的大名震撼得内心有点小激动。”王婷婷回忆道,“我们二话不说就开始联系迪伦的文学代理人。版权方的回复出奇快速,大有一口答应之势,只是因为他们目前正对此作品进行一次重大改版。即将推出的全新版本将由迪伦亲自调整与修订,并收录更多他的原始创作手稿,希望我们再等等。”

  两个多月后,鲍勃·迪伦获得诺奖的信息像一枚炸弹一样在10月13号之夜降临,其成为史上首个拿了文学奖的音乐人。这时,鲍勃·迪伦的中文版权成为“香饽饽”,中国十多家出版社直接通过邮件把报价发至迪伦的文学代理人。于是,王婷婷等几个人在版权编辑的电脑前围成一圈,盯着他字斟句酌的一遍遍改邮件,从以往图书案例写到未来出版计划,生怕说错一个字,就跟机会擦肩而过。版权方似乎很满意广西师大出版社的诚意,最后提出的条件是让该社打包拿下迪伦唯一创作过的小说《狼蛛》。王婷婷说道:“有点喜出望外,那可是诺奖得主的唯一一部小说啊!”

  在美国亚马逊上的预售页面有一个数剧,鲍勃·迪伦的书厚达688页,25厘米长,20厘米宽,净重将近2千克。这个体积和质量,无疑是一个“巨兽”。

  广西师大出版社迅速推翻邀请一位专业译者翻译的策略,邀请西川、奚密、陈黎、李皖、马世芳、胡续冬,再到冷霜、包慧怡、陈震、罗池、厄土、曹疏影、胡桑、周公度……这样一批优秀的知名诗人和乐评人进行合译。

  采访中,王婷婷用一连串排比句回应了很多读者对邀请众多译者共同翻译这套书的疑问。她表示,因为这套书的体量实在太巨大了,因为迪伦的歌词实在太难译了,因为读者对它的翻译水准期待值和挑剔程度都太高了。我们需求的译者必须拥有对诗歌的理解,对鲍勃·迪伦本人的理解,对西方文学、美国文化尤其是圣经典故的理解,同时还必须要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以上这些条件,都是普通专业译者没法同时兼顾的。更何况,迪伦的作品也并非一个从头至尾完全统一的风格,他拥有多种语调,多种面貌,多种话语方式,他的作品本身就是开放的,众声喧哗的,不同的译者风格并不会对阅读快感造成障碍,反而是一种独特的趣味。比如,你可以读到知名乐评人马世芳将如何翻译他声称是他这辈子最爱的迪伦专辑《金发叠金发》,你可以读到翻译了辛波斯卡的陈黎如何去诠释最年轻气盛时的鲍勃·迪伦的作品,你可以读到西川如何翻译迪伦那首被翻唱最多的名曲,你可以读到最熟悉摇滚乐史的陈震如何在翻译中穿插了许多详细的关于美国音乐史的注释。“在熟悉这些译者的读者眼里,很多地方都暗藏着小趣味。可以说,这是华语诗/歌圈和音乐圈里最好的一群译者联袂呈现给迪伦的千面之歌。” 王婷婷说道。

  当《鲍勃·迪伦诗歌集》进入装帧设计阶段,如何把一本688页厚的大书做得好看,成了最大的难题。特别是《鲍勃·迪伦诗歌集》采用中英对照设计,它的体量将比原版书翻一倍,多达一千四五百页,如果设计失败,意味着这套书只能高高地摆在书架上,成为华丽庄重却让人没有欲望去翻开的硕大纪念碑。

  饱受焦虑的王婷婷,得到了“联邦走马”(独立厂牌,主打机车和独立出版)恶鸟的建议。“恶鸟认为,索性拆它个十册八册,让它回归到短小精悍的规格,让它像一张唱片一样方便携带,像一本战斗手册一样可以任意摩挲,让它不再安于书架,而是可以揣进夹克,塞入口袋,装进手包,让它可以出现在街头、地铁,出现在每一个想要随时随地阅读它的人手中。”王婷婷说道,“口袋本的分册方案赢得我们编辑团队的认可之后,恶鸟又抛出了第二个‘炸弹’,建议我们把它装进薯片袋里。听起来非常的天马行空,但这个创意却瞬间击中了我。因为我最焦虑的地方就在于迪伦不够大众化,和年轻读者之间有隔阂,而我最贪心的地方则在于,我希望它的征程是星辰与人海,是街头和大众,是尽可能多地走向更多的人,吸引更多人的目光。我们不光想为鲍勃·迪伦寻找他的中国读者,而更是在寻找着一首歌、一本书和一种诗意真正打动人、进入生活的那个角度,我们为此造了一个薯片袋去装载它。”

  在成书的那个凌晨,王婷婷在微信朋友圈发出这样一段感性的文字——今夜可为里程碑,可做墓志铭。而幸好我们还有时间,还有诗和歌,还有酒,还有夜晚,三百个夜晚终将筑起三百堵高墙,还有隐而未发的泪水和总会到来的船,船上有帆,眼前有浪,航线上有岛屿和岸,还有重拳直击的挫败和碎成星尘的欢笑,脚底有铁钉,身后有追兵,而居然我们还有勇气,去爱,去活,去战斗。

  采访最后,王婷婷表示,一部诗集能像一袋薯片一样畅销和受欢迎——正如迪伦和他的歌,既经典又反正典,既畅销又反流行,从未被定义。


上一篇:“操作弹性”不如“制度弹性”有保障   下一篇:广告大观招聘策划编辑、活动文案人员
一键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