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公司集团 婚庆策划影视传媒广告设计

服务热线:

当前页面:MG电子游戏 > MG电子游戏 >

专访安洪波:不能跑马的健身编辑不是好诗人

发布时间:2019-01-25   编辑:admin


  健身是安洪波生活的主旋律,他因健身获得钟爱的工作,又因工作赋健身以理想光辉。在深浸健身行业2年后,他说,“我要继续研究健身产业,分享健身知识,成为躬行的健身者。”

  安洪波不仅是一位编辑,还是一位诗人,他创作了一些体育/健身题材的诗词,小编在此摘录1首,以飨读者。

  (小题图:在《健与美》工作期间,安洪波作为北京市健美比赛评委上台为获奖选手颁奖)

  在安洪波为自己1.78米身高、64公斤的瘦身板儿而苦恼不已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与健身行业结下了长久“情缘”。

  安洪波上大学期间得过一场重病,曾双脚一臂打点滴,另一臂裹着血压计,被救护车送去转院。医生说,一旦救助不及时,就会出现肝、肾功能衰竭。

  “我一度以为自己没戏了。迷蒙间脑海里曾反复萦绕几句话——生死修短,岂能强求?予恶乎知悦生之非惑邪?予恶乎知恶死之非弱丧而不知归者邪?予恶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始之蕲生乎?这几句话曾见于金庸的《倚天屠龙记》,实际上来源于《庄子》,是在探讨如何看待生死的问题。然而我毕竟没有像庄周一样从容化蝶,几番抢救后,病情稳定下来。”这次命悬一线,让青年安洪波认识到健康的重要性,“生命如此可贵,何不勤自锻炼,并帮助人们获得健康?”

  安洪波决定健身。先后在学校健身房、河北省体育馆认真训练。然而投入产出不成正比:“为什么别人随便抓几把杠铃,肌肉块儿就起来了,我辛辛苦苦练几个月,只长了两公斤?”不错,他用了半年时间,从63公斤长到了64公斤。他候着每一期《健与美》杂志,甚至跑遍石家庄旧书市场搜集过刊,发现问题出在“吃”上。于是他像国外健身明星那样一天吃5到6餐:“有时吃不下去就填鸭;有时半夜起来冲杯奶粉;有时出差都带着鸡蛋和香蕉。”安洪波的肌肉像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他用了多半年时间,把体重从64公斤增长到89公斤,平均每个月长3~4公斤,上臂围达到38厘米,大腿围达到62厘米。待到春节亲戚聚会时,很多人都不敢认他,因为他肩宽腿粗,完全换了个人一样。

  2004年,青鸟健身登上春晚,首次演绎健身节目。当时刚去北京发展的安洪波在电视机前感慨万千,没想到节后就接到青鸟健身的面试通知,并如愿入职。在青鸟健身工作期间,该企业绝大部分宣传文稿都出自他手,他也因此被同事誉为“青鸟一支笔”——“直到现在,青鸟健身有企业文化方面的事情,仍然先后多次联系我,这是对我极大的认可,是我的荣幸。”

  2006年,有鉴于自身“懂点儿健身,会点儿文字”,安洪波做了个SWOT分析,在多个工作机会中,确定了“健身媒体编辑”的方向,并成为《健与美》的一员。在今后长达十年间,他策划了“前沿”“体能”“安全”“交叉训练”等特色栏目,并承担了杂志专题策划的工作,推出《公园健身有讲究》《健身就是奥运》《健身中国30年》等一批高质量、有深度的专题文章,赢得了读者的认可。DMS健身学院董事长王萱说:“我喜欢读安洪波编写的文章,很有技术含量。”

  2014年3月1日,历经两年筹备的健与美网上线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市昌平区康比特运动营养产业基地召开,被任命为网站执行主编的安洪波穿戴一新,面向一百多位重量级嘉宾介绍了网站的由来和功能。

  他说:“矢人岂不仁于函人哉?矢人唯恐不伤人,函人唯恐伤人……故术不可不慎也!孟子说的这段话意思是,造弓箭的人难道就比造盾牌的人心眼儿坏吗?造弓箭的唯恐伤不了人,造盾牌的唯恐保护不了人。所以,选择职业一定要慎重呀!从这个角度来看,健身行业最值得从事的行业之一,是帮助人们获得健康、快乐的行业,因为我们唯恐帮助不了别人!”安洪波藉着对健身行业的热爱,踏入“唯恐帮助不了别人”的健身行业深水区。

  虽然网站的形式已经不再新鲜,但对从平面媒体转型来的人来说,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甚至一张图片的大小、一篇文章的后台编发。安洪波在健与美主编刘舜的指导下,从零创办网站,策划设计页面,招募员工,摸索盈利模式,趟开了一条路。

  2015年,安洪波考取北京体育大学在职体育硕士,开启了为期两年的求学生涯。他在繁忙工作之中,为备考不得已牺牲了全部的自我时间——他离开距离单位20公里、1.5小时行程的家,辞别在家的老母亲、妻子和1周岁的儿子,在单位附近租住了一间平房,每天下班后在单位学习到12点,第二天早晨6点又出发去单位上早自习,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5个月。“我算了算,这样子能节省出路上的3个小时和与家人相处的3到4个小时,挪用过来温习功课。但有时工作会绵延到晚上八、九点钟,后半夜才能真正开始学习。”待拿到通知书后,安洪波在驱车回家的路上,曾喜极而泣,“人生就是一场个体的体验,我知道我要什么,这一切来之如此艰辛,为它付出任何代价都值得!”

  第一学期修完学分,安洪波获得了康比特品牌中心副总监的职位,这段历程给他了极大的冲击:“我之前一直在文化单位做文字工作,现在突然走出中国体育报业总社的大院,进入到崇尚狼性文化、在市场中冲突奔杀的知名民营企业中,仿佛进入到一个全新世界。康比特就像一架精密运转的机器,每个人都在高效而纯净地为企业利润而搏杀。其例会制度、KPI考核制度等现代企业治理方式,也让我耳目一新。”

  此后,安洪波还曾蜻蜓点水试验了其他体育企业,但他并不快乐,而很忧郁。“每个人都有使命!我们的人生,一定不是仅仅谋生,而应被赋予深刻的价值。我热爱健身行业,但在健身行业的生产企业、商业企业中,我找不到自己。我不想让自己辛苦打磨出来的文字成果,仅仅地作为螺丝钉为企业利润服务,而希望它服务于整个行业、有益于整个行业。”安洪波一次又一次漫无目的驱车远行、徒步进山、迎风奔跑,消化着心里的块垒,希望找到人生的方向。

  2017年秋,在北体大求学的第二个年头,经深思熟虑,安洪波放弃了多个在健身类企业拿高薪、做高管的机会,返回中国体育报业总社,拿着一纸硕士学位证书,成为其旗下的人民体育出版社的一名普通图书编辑,致力于策划出版健身类图书。

  “什么是体育,什么是健身?体育是别人家的健身,健身是自己家的体育!你参与了体育运动,你就是在健身。”北体大的求学经历愈发坚定了安洪波的这个认识,也让他从一个“健美爱好者”走向“健身实践者”。

  “基于遗传,也可能是工作诸多压力的引发,我在2015年被检查出来患有高血压,这对我来说是个噩耗级别的消息,我从一个健康人变成了一个不健康的人。”安洪波决定“奋起自救”,而医嘱不建议从事大负荷肌肉训练,他穿上跑鞋,来到操场。

  那时候安洪波刚刚启动北京体育大学的学生生活,他一般早晨6点起床,到操场上跑几圈,然后回来吃饭、上课。这个跑步的习惯一直延续了两年,但始终没有突破,总是跑两、三公里就累到不行。

  2018年春天,经过一个冬天的将养,安洪波颓废成“油腻中年人”,以1.78米的身高,拥有87公斤的体重和101厘米的腰围,前者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健美数字,已经变成了难以摆脱的脂肪数字。然而,他的跑步计划仍然停留在小白水平,跑跑停停,翻不过3公里的难度线。

  一个朋友传授诀窍:“只要足够慢,就能跑下来。”安洪波挑了个体力充沛的日子,独自驾车到中国传媒大学操场,拿出“杀身成仁”“破釜沉舟”的勇气,告诉自己,“不能连续跑完5公里,坚决不离开操场!”一圈一圈又一圈,安洪波在“苟延残喘”中拖动石头般重的双脚蹒跚踏步,慢如蜗牛,只是没停,居然奇迹般地跑完全程——虽然配速高达8分多钟。跑步结束后,神清气爽,天蓝蓝风轻轻,又一扇大门打开了!

  从此,他没事儿就到朝阳公园刷“小怪兽”。从最初的跑完5公里“如痴如醉”,到后来的跑完10公里“身轻如燕”,他成为一个“健身实践者”。

  2018年10月14日,石家庄(正定)国际马拉松在安洪波的家乡河北省正定县举行,他在表姐的鼓励下,决定一试身手。安洪波耗时2小时19分钟,顺利完成半马首秀,并从“不跑10公里不舒服斯基”晋级到一周一个半马的“老司机”。

  这个跑步过程中,安洪波利用自己的健身和营养知识,成功减肥,体重从87公斤直降到68公斤,体脂从25%降到15%,腰围从101厘米降到84厘米,整个人从“最后一个皮带扣眼保卫战士”变成了“穿嘛嘛合身的衣服架子”。用同事的话说,“瘦成了一道闪电”,用他自己的话说,“瘦到刹不住车”。安洪波如饥似渴补充跑步知识,疯狂采购跑步装备,一条一条列着2019年马拉松日程。

  有人说,每一次跑步都是一次孤独的旅行。跑步供给了足量的内啡肽和多巴胺,让跑者在欢欣愉悦中思考人生、体味人生。

  安洪波在每月150公里的奔跑中未停止思索:“《左传》说,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意思是,人生最高的境界是泽被苍生,其次是建功立业,再次是著书立说。作为芸芸众生的一份子,我们未必有机会做惊天地泣鬼神的世界大事,但我们也不能蝇营狗苟于吃吃喝喝的浑噩生活,我们要有追求,这个追求可能是财富、权力或知识。我认为,三者中,知识是最久远、最有力量的——也就是‘立言’!”

  安洪波给自己定下了“研究健身产业,分享健身知识”的人生目标,他打算深耕健身领域,策划出版一系列泛健身的畅销书;还打算开发自媒体“安生看健身”,用作保持跟行业接触、吸引优质稿源、宣传图书的工具;也打算撰写关于健身产业发展的图书和论文;更打算适时报考体育类博士研究生,进一步站在学术研究的前沿,观察、研究、分析健身产业。

  “未来仍然有很多可能性,但不变的是对健身行业的热爱,是致力于推动健身行业发展的理想。”安洪波说。

  曾任健与美网执行主编,现任人民体育出版社策划编辑、自媒体“安生看健身”主编,兼任中国民主同盟北京市东城区委委员、体育专委会副主任及体育总局支部社情民意委员。

  中国健美协会委员、北京市健美协会理事、河北省健美协会宣传委员会副主任,健美国家一级裁判,曾获北京市健美运动贡献奖、中国十佳健身媒体编导,著有《八分钟练就王字腹肌》,其他健身文章大量见于《健美先生》《健与美》《中国体育报》《生命时报》《健康时报》等报刊。

  中华诗词学会、北京诗词学会会员,半亩塘诗社、浣花诗社、曲水兰亭诗社社员,曾获2015年诗词中国(中国出版集团下属)最具影响力诗人奖之网络影响力奖,2016年中华诗词学会(作协下属)青春诗会诗人、谭克平杯青年诗词提名奖,2017年中国诗歌网(作协下属)新时代诗词歌咏大赛三等奖(旧体诗前10名),诗词作品见于《中华诗词》《诗刊•子曰》《诗词之友》《北京诗苑》《燕赵诗词》等媒体,载于《诗词日历(2017、2018、2019)》《2017灶王文化文学作品集》《新时代歌咏诗选》《体育运动项目诗词》等书籍。


上一篇:沙子烘干机 运转可靠 操作弹性大 适应性强   下一篇:投票:2018书业年度评选·年度编辑
一键向上